高端制造业回美国,低端去了越南、印度…那我们呢?

高端制造业回美国,低端去了越南、印度…那我们呢?

第一次是在20世纪50年代,美国将纺织、钢铁等传统制造业向日本、西德等国家转移,从而集中力量发展半导体、通讯、电子计算机等新兴技术密集型产业。由此,日本继英国、美国之后,成为了第三个“世界工厂”。

第二次在20世纪60-80年代,日本、西德等国将附加值较低的劳动密集型产业转移到中国台湾、中国香港、韩国、新加坡等亚洲“四小龙”等新兴工业化国家和地区,自身转向技术密集型产业。

第三次则是20世纪90年代以来,欧美、日本等发达国家和亚洲“四小龙”等新兴工业化国家和地区将自身不再具有竞争优势的产业向以中国为代表的发展中国家转移。20世纪80-90年代,我国大量承接美国、日本、欧洲、亚洲“四小龙”转移出来的劳动密集型制造业,加速了工业化进程,创造了中国奇迹,“世界工厂”这顶“桂冠”,现在属于中国。

而第四次呢?是在中国内部向中西部地区转移,还是向外转移给越南、印度甚或是非洲国家?

举个例子,根据亚洲鞋业协会的统计数据显示,作为“世界鞋都”的东莞的鞋业企业中,有25%左右到亚洲国家如越南、印度、缅甸等国家设厂,有50%左右到中国内陆省份如湖南、江西、广西、河南等地设厂,只有25%左右的企业还处于观望状态。更值得引起注意的是,这不是一则“新闻”,这是十年之前的“旧闻”了!
“ 产业转移是无可避免的!”

与前两次产业转移不同的是,20世纪末的第三次产业转移浪潮最显著的特征是,全球化的主导者跨国公司,为了获得全球竞争力,将附加值低的产品生产工序外包给他国,或到他国投资设厂进行生产,自己只保留产品的研发、设计和营销等高附加值的工序。

作为这次产品转移主要目的地的中国,迅速确立了自己“世界加工厂”的地位。这其中的痛点我们外贸人感受最深——大多数时候我们面临的订单都是国外客人订什么,我们做什么,报个FOB价,既无法直接接触当地市场,也没有定价权。

产业转移使得我们有机会融入到国际分工体系中,分享经济全球化的红利。但是处于价值链两端的研发设计和营销品牌的附加值高,处于价值链中间位置的组装加工环节的附加值低。发达国家拿走了研发、品牌等高附加值环节,掌握了核心竞争力,而发展中国家承接的只有低附加值环节,以及大量的环境污染。

湃睿科技

2016全球制造业竞争力指数

这并不是长久之计,所以,发展中国家必然存在着一个向价值链高端攀升的愿景。

另一方面,在价值全球链布局的背景下,产业转移通常会带动产业承接经济体出口增长。对比日本、韩国及中国出口增速可知,当一经济体处于产业转入状态,其出口增速通常高于非产业承接经济体。

具体而言,20世纪60年代至20世纪80年代,韩国是第二次产业转移的主要承接国,其出口增速显著高于日本和中国;20世纪90年代后,伴随着第三次产业转移,韩国开始由主要产业承接国逐步转为产业转出国,其出口增速明显下滑直至低于中国;2008年金融危机后,第四次产业转移开启,中国由产业承接国转为产业转出国,其出口增速相对优势也开始相应消失。

这就带来了众多制造企业的转型之痛,产业目录、高附加值项目、资金、高级管理人才、核心竞争力、物流、高素质的劳动力……并不是所有企业都准备好了。

前世界银行顾问黄亚生认为,经过30年的改革开放,目前中国的民营企业在数量上非常巨大,但质量却普遍低下。根据全国工商联2006年的调查数据,有几个指标很能说明问题:员工培训支出占企业销售收入的比例平均仅有1%左右,更有25%的企业对员工的培训投入是零。2000年后,中国的宏观经济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但企业科技投入占销售收入的比例并没有随之增加。举个例子,现在广东面临劳动成本提高、原材料成本提高等挑战,如果企业有一个很好的机制和管理,再有自主创新能力的话,它就能消化这个挑战。根据上世纪80-90年代日本和韩国的经验,当时他们都碰到类似问题,包括货币升值、劳动力成本提高等等,但他们比较好的企业并没有因此丧失竞争能力,反而抓住机遇,成长为大型跨国公司。丰田汽车在上世纪80年代时还在生产低档汽车,并不比今天的奇瑞强,但在日元升值以后,丰田马上在产品上进行革新,推出了雷克萨斯等高档产品,从而实现自己的升级转型。相比之下,我们中国的企业显然没有日韩企业当年的那种应变能力。

“ 中国还会有真正的制造业吗?”

那么,我们目前面临的产业转移仅仅是阿迪达斯、耐克把生产线迁往柬埔寨、越南吗?

不,现实更严峻——高端制造业开始回流!

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竞选期间即承诺要将制造业就业岗位带回美国,提出“美国优先”的经济政策,称会向企业施加压力,确保工作岗位和产能留在美国。他当时说,任何公司如果把就业机会转移到外国,然后把产品进口到美国国内,都会被征收高额关税。不久前,他将7月16日至22日定为“美国制造周”,希望通过这一行动促进美国制造业发展,拓宽美国货销路。

湃睿科技

为了切合“美国制造周”的主题,美国白宫展示了美国50个州的特色工艺制品。白宫还在场外展示了美国制造的机器设备以及车辆。其中包括美国制造的消防车、卡特彼勒生产的拖拉机。

如他所愿。

在高端消费品领域,通用电气已经将洗衣机、电冰箱和加热器的业务从中国回迁到肯塔基州,而且回迁以后效率更高。搬回美国后,生产Geospring热水器的原料成本下降25%,组装时间提高了5倍。以前在中国生产这个热水器终端零售价是1599美元,现在在美国生产后只卖1299美元。2009年高端厨具商国王制品公司搬回美国,物流效率提高15倍,在中国生产时它们对大客户的交货时间一般在30-60天,搬回美国后2天就能交货。另一家高端炊具制造商All-Clad Metalcrafters也正把生产线从中国转移到美国。

在精密制造领域,NCR公司的自动取款机工厂也从中国搬回了美国。美国AmFor公司把在中国的生产线搬回俄勒冈州。亨特实业有限公司把灌溉控制系统生产线从中国大连迁回了美国加利福尼亚州。谷歌新推出的谷歌眼镜以及2012年上市的无线家庭媒体播放器Nexus Q也都是在美国本土生产。

不仅如此,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也开始在美国设厂。最知名的应该是去年年底,福耀玻璃在美国俄亥俄州投投资6亿美元建造的汽车玻璃厂,这是全球最大汽车玻璃单体工厂,也是该州史上最大的中国投资。福耀玻璃董事长曹德旺在采访中表示:“中国制造业的综合税务,跟美国比的话,比美国高出35%。……总的算起来,在美国比在中国大陆总利润会高出40%。”

过去的三次产业转移,本土留下的都是拥有全球竞争力的产业。郎咸平在《郎咸平说:萧条下的希望》一书中分析:

美国把钢铁、纺织转移出去了,国内留下的是飞机制造、医疗器械、生物工程、航空航天等至今仍然是全世界最领先的行业。

德国、日本用20年把纺织、服装等行业转移出去,剩下的是汽车制造、精密仪器、电子行业。即使到今天,德国、日本制造的精密仪器、光学元件依然可以和美国匹敌,德国、日本的汽车也是行销全球,一个占据高端一个占据中低端。

亚洲四小龙也用了20年把低端制造转移出去,它们也有自己的独门绝技:中国香港是金融和旅游;新加坡除了这两项还有造船和石油化工;中国台湾也是可圈可点,是全球最大的半导体芯片制造基地,全世界每一台电脑里面都有台湾制造的产品,光学产品可以和日本同台竞争,联发科的IC设计也是全球一流,能和高通、三星竞争;韩国自然不用说,消费类电子产品已经超过日本,其他如造船、半导体、液晶面板也都是全球一流。

但是这次产业转移后,中国会剩下什么呢?

如果你还在担心被越南、印度抢了饭碗,留给你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关于湃睿科技:

湃睿科技(pisx.com)致力于在产品设计、制造、服务领域,为制造业客户提供集成高效的信息技术解决方案和技术平台,在CAD/CAE/CAM、产品生命周期管理PLM、数字化制造和仿真、ALM/SCM/SLM、物联网IOT等领域提供解决方案以及规划咨询、实施推广和定制开发服务。湃睿科技目前仅技术团队超过140人规模,已服务于1000多家国内外知名企业,横跨工业装备、汽车、高科技电子、医疗设备、航空航天和国防等多个行业。

 

请关注我们的公众号

湃睿科技.png